关雨晨

A :SCP—049第【数据删除】次对话准备开始,柯尔特博士,记得全部记录下来。
B:​我知道了,博士。
说完,两人面前的显示器就亮了起来,屏幕里显示出来的是一个不知在何处的房间,房间不大,但房间墙壁都是白色,无论是天花板,还是地板都是白色的,通过显示器可以看到049此时正坐在房间中间的座椅上,双手被紧紧地扣在桌子上,双脚也是被铁链束缚在地上,由此可见,基金会对上次事故还是有些后怕,不然怎能会对049采取这样的措施!博士看到079被关押的好好的,满意的点了点头,然后开始对麦克风说。
A:你好,049,我是【数据删除】​博士。
049:抬起了头,看了看周围,用奇怪的声音说
049:​你好!
A:看来你不大高兴。
049:假如你被别人关在一个小黑屋里,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接受各种询问,你也会不高兴的,当然,你们能让我去解决瘟疫,我前面说的话那也不算什么了​。
A:(笑声)​很抱歉,让你出去是不可能,但我可以帮你换一个大点的收容设施,让你过得舒服点。
049:看来我想出去消除瘟疫还需等待一段时间。
A:049,你所说的瘟疫是否存在还待考证,但我相信我们这里没有一点瘟疫。​
049:真的没有吗,博士?!​
A:好吧,我勉强相信你说的话,对了,你应该给我​讲解一下你所说的瘟疫到底是什么?
049:瘟疫就是瘟疫,没有什么好讲的,只需用我的解药把瘟疫治愈就可以了​。
A:跟你们这些SCP打交道,真是够麻烦的。
049:跟你们这些人打交道也挺麻烦的。
A:难得遇见跟我意见相同的SCP,好了,该说正题了,你到底是什么?
049:一个​医生,仅此而已。
A:​我不相信。
049:你不相信,那就算了吧。
A:换个问题,你是何时出现的?
049:欧洲大地被老鼠肆虐时。
A:你在当时就在清除瘟疫吗?
049:那不然我在干什么?清除瘟疫是我的职责,我神圣的职责!​
A:对了,我听说跟你谈过话的几个博士,都被你杀死了,是吗?
049:不,我可没有杀了他们,我只是把他们从瘟疫的痛苦中解救出来!
A:那我身上有你所说的瘟疫吗?
049:...
A:看来你是默认我身上没有什么该死的瘟疫了,好了,我们谈的够多了,该结束了。
049:(非人类所能发出的声音)。
A:这是什么声音?!
049:这是你的葬歌,博士!
A:我可不相信我会死在你那根本不存在的瘟疫下!
049:等着瞧吧,博士!
A:再见了,混蛋!
博士说完之后,转过身来对柯尔特博士说。
A:那个混蛋居然说我会死在他那缥缈无影的瘟疫下,真是可笑!
B:博士,我认为你应该注意点,毕竟前几位博士都...
A:嗯...你说的也不是没道理,我尽量注意点。B:那就好,博士我去把这次的对话记录存到中央电脑去了。
A:去吧,还有就是把这回的档案复制一份,放到我办公室去。
B:明白了,SCP—049第【数据删除】次对话结束。

A:SCP—008第【数据删除】次实验开始,柯尔特博士,把档案念一下。

B:好的,SCP-008是一种复杂的朊病毒,所有已知的G2站点都储存有它的样本。关于SCP-008的研究是高度机密,目的主要在于预防性研究,这将使合成SCP-008在遥远的将来成为可能。SCP-008朊病毒的特性包括:


传染性100%。

致死性100%。

通过感染者裸露的黏膜和所有体液进行传播。

不能在空气和水中传播。

暴露于SCP-008后不超过三小时的感染症状包括:


出现类似流感的症状,发高烧,后期阶段重度痴呆。

在最初症状出现并经过12小时明显的痴呆症狀后,昏迷约20小时。昏迷将被视为发病死亡。

一段时期内出现散发性的细胞坏死,其中具有某些类似于坏疽的症状。尚存的组织承担原有的功能,具有高度弹性。

血红细胞大大增加储氧能力,血流减缓、肌肉的耐力和力量增加。

总器官功能衰竭几小时后,神经和肌肉系统仍不受影响。

代谢下降到极低的水平,使感染者能在无营养攝入的情况下存活超过十年。

高度的血液粘稠度使感染者在受到枪击、穿刺和砍伤的情况下僅产生可忽略不计的出血量。

条件反射的行为,运动神经的控制能力,和本能的行为机制被破坏,认知能力严重减弱且不稳定。动物实验中出现过多的脑细胞坏死并处于非活动状态。

感染者能适应其受损的神经系统,但仅限于基本的身体活动,包括站起、双腿保持平衡、行走、咬、抢夺和爬行。感染者会尽量朝向能与活体人类联系的景象、声音、气味的方向移动。如果感染者与活的人类发生身体接触,会试图摄入目标。

压制完全感染者需要对其造成极强的颅外伤。

强有力的证据表明SCP-008不是在地球上自然形成的,因为复杂度类似的变异体无法存在于生态系统中。1959年,苏联发现SCP-008后,与苏联谈判达成了一次简短的合作以建立G2站点并抹消SCP-008。合作结束后,SCP-008在俄罗斯的保管状况是未知的。

A:俄罗斯那帮人,难得给我们008进行实验,对了,你是不是还忘说什么?

B:哦,抱歉,忘说了治愈方法,SCP-500被发现即使在该病的晚期阶段仍能彻底治愈SCP-008。

A:嗯,好了,叫安保队长把实验用的D级人员送过来。

B:是,博士!

过了一会 ​,两个安保人员押着一名橙色囚衣的白人走进了收容设施里,男人看起来30多岁,相貌还算可以,但现在却是灰头土脸的,想必在这基金会中过得并不好。他被押进收容设施后,一脸茫然的看着周围,似乎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被押送到这里来,而这时一个声音在他头顶响起。

A:查尔森·麦尔,35岁,美国蒙大拿州希望郡人,​因为挪用其所在公司公款而被判处无期徒刑,我说的对吗,先生?

D(D级人员):​你是谁?你要干什么?!

A:你不必紧张,查尔森先生,我只想跟你做一个交易而已。

D:交易?​

A:对,就是一个交易,你帮我们完成一个实验,我们就会帮你洗清你身上的罪行,并且还会给你一大笔钱,然后放你离开。

D:我凭什么相信你们?

A:看来,你并没有搞清自己的立场啊,查尔森先生,首先我们能把你从满是大汉的监狱里捞出来,也能把你送回去,还有你看看来的时候的走廊上有多少拿着枪的警卫​,我可以告诉你你看到的人不止这些,这个地方也比你想的还大,就算你能逃出去,我们也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把你抓回来,到时候,我可不会像现在这样的好说话了,好好想一想吧!

D:(长时间的沉默)​这个...实验,不会...有什么危险吧?

A:我向你保证,这个实验几乎不会有危险的。

D:好吧,我参加这个实验!

A:这就对了,查尔森先生。好了,各部门​准备好,实验开始了!

D:我该怎么做?​

A:走到你前方的喷气口的旁边。

D:好了,接下来我该怎么做?

A:站着不要动,明白吗?

D:明白。

查尔森站了会后,一道白烟从喷气口中喷出,这些白烟一下子就把他给包裹起来了,突然发生的状况让他不知所措,他朝着周围大喊!

D:这是怎么回事?!

A:这是实验啊,先生!

D:快放我出来!

A:......

D:混蛋,快放我出来!

查尔森的声音逐渐变小,到了最后只能听见细微的喘息声,过了24小时后,安保人员把收容室的门,在里面,他们看到了查尔森那如尸体般的脸,准确来说他现在确实是一具尸体了,一具活着的尸体,安保人员缓缓地举起枪,瞄准了查尔森那晃动的头颅,按下了扳机,5.56毫米子弹把他的头颅打成了一堆碎渣,安保人员把已经死了两次的查尔森装进了尸袋里,在上头观看这一幕的博士,转过身来对柯尔特博士笑着说

A:我可没有骗他,这个实验我没有说保证绝对安全,只是几乎没有危险,对吧?

B:对,我们可没有骗他,还有就是根据这次实验我们发现008的感染时间又缩短了,看了008又进化了。

A:嗯...上报上面去吧,叫他们再派给我们一些人过来,这回的状况就我们这些人可不够啊!

B:明白,第【数据删除】次SCP—008实验结束。